被女司机撞“暴走团”:我们很注意安全,社会

 新闻资讯     |      2020-01-03 19:29

7月8日清晨,临沂市一位出租车女司机因操作不当,开车冲进暴走队伍,造成一死两伤,再次引发社会对“暴走团”的热议。

《新京报》采访了组织此次暴走的山鹰运动协会秘书长田小雨,问“以后还会不会开展活动”?

这记者太小看人了,什么叫“以后”?现在也不受影响啊。田小雨的回复真霸气:目前的团队活动,是一切正常的,以后也会继续举办。

同类死伤,鸟兽尚知哀啼,人一死两伤,作为组织者,不停下来反思一下问题,“团队活动一切正常”,照!常!玩!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让玩疯了的人自己控制自己,永远会是这样,他们永远会认为已经“很注意”、“很有素质有组织”了。

暴走的永远会认为“我们只占了一点马路边,我们很注意安全”,跳广场舞的永远会认为自己“音量放得特别小,结束时间特别早,不会影响其他人。”

每个人都会有老的那天,社会为什么对老年人不够宽容?正是你们这样的“为老不尊”,一点点的造成的恶果。

老人本该更平和,以平衡这个社会的戾气和冲动,这是老人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但在很多老年人身上看不到。

“尊老爱幼”电容的“老”,所指的不只是年龄和身体,“尊老”是因为他德高望众,而不是因为他单纯的“老”了。

一个文明的社会,会给老人发放更多的补贴,设立更方便的老人专座 、老人通道,但这不是“尊重”,而是“照顾”。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多位亲历者承认存在占用机动车道情形,但强调事发路段正在施工,处于半封闭状态,因而选择“上主路”。

山鹰协会会长许贵林解释,“不是我们故意要上公路”,而是晨跑路段正在修路,两侧“路不好走”,而且当时路上车很少,所以晨跑团才会上机动车道。

两侧在修路,本来就“半封闭”占了路,你再组织一帮人占道!让车怎么开?这跟街霸有什么区别?

山鹰运动协会成员,名为“闪电”的本次“晨跑团长”承认队伍占用机动车道,他说已经这样跑了有十多天,“平时没什么车,加上时间也早,所以不觉得有问题。”

贴片电容

说女司机“反应慢”,这位“闪电”反应倒很快,这也是类似团体一贯的行事准则,把责任全推给别人。但你说得再强词夺理,带队违规上机动车道,陷女司机于危险和恐惧之中,女司机有权告他。

说白了,一个是主观作死,一个是客观无意,双方都有问题,但组织上机动车道的,你是事件的主导,也该负主要责任。

这事扯不着对老年人不宽容,一是大家对“不认识”的人没那么多泛滥的爱心,二是对“不认错”的类似事看得太多,已经忍无可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