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正非:企业要宽容失败,才会有真正的创

 新闻资讯     |      2019-12-31 14:31

创新是有代价的,必须把自己置于风险中。华为成立以来,一直在不停地犯错,当年做无线时踩错点,错过了CDMA网络,错过了小灵通。但是,华为有失有得——错过小趋势,大方向始终没错。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作为公司的舵手,他总能保持清醒的认识——对行业的清醒认识,对华为的清醒认识。在外界赞美华为时,他会及时指出华为的弱点,让公司踏踏实实,不为虚名所累,不畏浮云遮眼。最近,华为心声社区刊登了任正非的讲话内容中,任正非指出,华为在云、人工智能上落后了许多,不能泡沫式地追赶。

东莞电容

前30年跟着机会跑,让华为得以生存下来。去年,华为的销售收入突破6000亿元,在一些领域已攻入无人区。但在大机会时代,华为要拒绝机会主义,“理论创新的时机已经到来”,这就需要科学家去实现。对待科学家,任正非认为需要“包容”,允许他们犯错,才会有真正的创新,让华为的黑土地更肥沃。

很多企业陷入一个悖论中,他们渴望招来技术专家、科学家,搞出一番成绩,但却没有耐心,这些被他们高价招来的人,干不了多久,就主动或被动离职了。搞科学,搞研究,充满不确定性,很难短时间出成绩,急于求成的企业,人才换了一波又一波,还是没有取得技术突破,这个问题困扰着他们。

那么,2017在研发投入跻身全球前6的华为(欧盟委员会数据),是怎么做的呢?华为是怎么对待科学家和技术人才的呢?如果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宽容”。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看来,对于科学家的话或观点,应放在一个很长的时间轴去看,不能过于计较现实性意义。“孟德尔发现遗传基因后,见解沉寂了两百年,才被人类重新认识,”任正非说,华为对科学家要多一些宽容,当然,前提条件是要大致对准主航道。华为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就是因为30年来持续聚焦主航道,用充足的弹药对准同一个城墙口冲锋。

华为给予科学家以空间,让他们可以去研究思想,探索未来。任正非希望有更多的科学家成长起来,贡献先进的理论,让华为的黑土地更肥沃,做出先进的产品,进而服务人类社会。“宽容创新、宽容失败”,在任正非看来,科学研究没有浪费,就不可能有成功。

我们所熟知的华为手机,几年前曾籍籍无名。2013年前后,华为推出几款中高端手机,从P1、P2,到D1、D2、基本上都失败了,只卖出几十万部,甚至连华为都不想卖了。在国产手机中,华为第一个站出来探索,朝“精品战略”迈进,摔了几次跟头,也被看衰过,被讥讽过。但,通过几次探索,华为积累起了一定经验,从华为Mate7后,华为在中高端市场逐渐站稳脚跟。今天,P系列和Mate系列,成为华为的双旗舰,赢得了消费者的认同。

事实上,早期华为手机的销量,主要是定制机,运营商渠道占有绝对比例。但是,手机一出厂就与华为无关了,他们不是华为的用户。余承东上任后,对华为手机进行自我否定,重新出发,果断削减廉价定制机,确立精品战略路线。当时,华为手机和余承东都面临巨大的压力,甚至华为手机部门的主要领导,因为没有完成制定的任务,有一年放弃了年终奖。

没有前面几次试错,就没有华为手机的今天。华为能宽容失败,允许试错,这是很多中国企业做不到的。通常,一些企业不给将才犯错机会,一年没有干出成绩,管理层就会被大换血,不利于人才沉淀。任正非坦然,华为的产品研究成功率不超过50%,每年有几十亿美元被浪费了。但是,华为宽容失败的机制,培养起了一大批高级将领,他们在各个领域能独当一面,替华为打得更多粮食。

创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颠覆性创新,更是难上加难。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曾在2016新年致辞中说:主航道上的创新非常难,华为要耐得住寂寞,同时要关注产业的不确定性,在考核方面宽容失败,不要太追求完美。

在算法上,过去不同网络制式,用不同的算法,后来被华为俄罗斯研究所的一位小伙子给打通了。这位小伙子,就能解释华为对人才的包容。俗话说,天才往往都带有缺陷,没有太完美的天才。华为这位技术天才,性格上就显得特立独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华为都不知道他在捣腾什么?但是,华为允许他按自己的生活习惯行事。这种宽容,让华为收获了惊喜——突然有一天,他豁然开朗,宣布把算法打通了。这可是颠覆式的创新,确立了华为在算法方面的优势。

华为“允许犯错”,要辩证地看待。华为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不仅允许犯错,而且允许多路径、多层次、多梯队去阐释。但另一方面,华为对确定性产品的开发,要讲求效率,不允许犯低级错误。

2017年,华为的销售收入为6036亿元,净利润为475亿元,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从“投资驱动”走向“价值驱动”,已经成为行业的领跑者;在智能手机领域,华为持续成长,华为与荣耀双品牌发力,出货量高达1.53亿部,仅次于三星、苹果;企业业务,华为抓住了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机遇,共有197家世界500强企业选择华为作为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

在很多人看来,华为已经足够强大,在某些领域已经攻入无人区。但是,华为依然有“利剑悬头”的危机感。任正非说,过去三十年,华为抓紧了全球信息产业发展的大机会,享受了低成本的红利;未来将是赢者通吃,华为必须成为头部领导型企业,通过技术进步,才能享受创新的红利,这必须依靠科学家去完成。在他看来,今天的华为,已经是拥有18万员工的庞大队伍,需要科学家仰望星空,用思想去引领,如果没有方向、没有思想,公司就会溃不成军。

“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而且基础科学的发展,是要耐得住寂寞的,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有些人,一生寂寞。”早在2016年,任正非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指出,“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

任正非认为,“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现在,华为加大了对基础学科的投入。具体而言,华为要求在基础领域的研发投入,占总研发投入的20%—30%。这种投入,很少有企业去涉足,一是成本高,二是见效慢,三是风险大,还面临不确定性。但是,对华为来说,这种投入,可以构建华为未来的竞争力。文/徐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