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云南罗平锌电敷衍整

 新闻资讯     |      2019-12-30 13:57

云南省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首家集水力发电、矿山探采选、锌冶炼和深加工的股份制企业。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云南省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重金属污染隐患问题突出,威胁珠江上游水环境安全。今年6月12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进行督察“回头看”时发现,该厂被要求整改的环境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进一步加重。记者近日专程前往该企业调查,面对督察组提出的整改问题,这家企业又是如何整改的呢?

记者来到位于曲靖市罗平县的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厂区后面的巨型渣土堆非常显眼,这是企业积存了二十余年的含铅废渣,属于危险废物。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中,督察组接群众举报,要求企业将其彻底清理,但目前仍然有近一半没有完成。

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督察三处副处长 李光界:现场检查的时候就有很多积水,虽然做了防渗,但是多年以后它有些破损,高浓度的重金属等污染物,实际上就通过破损防渗膜污染地下水。

记者调阅了今年三月渣堆的测量图,显示一共埋藏着22万吨含铅废渣,但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期间,企业上报的废渣总量却只有10万吨。

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李尤立:当时就是站在这里看一下,说可能有7万吨、8万吨,有的说肯定有10万吨,就这么就定了10万吨。

没有台账,没有记录,企业纯粹以估算的方式上报废渣的数量,应付检查。然而问题远不止于此,在含铅废渣堆的旁边,环保督察“回头看”督察人员又新发现了一个约10万吨的钙渣堆,属于危险废物。但在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该厂上报的整改项目中,并没有提及这个渣堆。

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安全环保技术部副经理 周伟:公司上面也没有要求报,当时想的就是要进行闭库,反正对外环境也没有什么影响。

然而在今年6月,“回头看”督察人员发现,这座钙渣堆并未闭库,大量污水和废渣直接威胁周边的环境。

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督察三处副处长 李光界:堆存的高度已经远高于地面的高度了,雨水冲刷以后,这些含有铅锌铬等重金属的物质就随着雨水四处流淌,看起来比较触目惊心。

督察组怀疑这个钙渣堆对下方山坡的环境造成了影响,并要求企业立即对土壤进行检测。然而记者发现,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山坡上已经被覆盖上了新土,并整齐地种上了新的草和树苗。在一份厂区土壤监测点位图上,这片枯黄的山坡并未列入检测范围。

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李尤立:当时就是为了说领导来看嘛,为了表示我们立行立改,表示我们已经能做的地方都做了。

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督察三处副处长 李光界:企业的这种行为实际上还是一个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态度,他们这种处置肯定是不规范的。

目前,云南省曲靖市有关部门已经重新按规定标准对渣堆和厂区周围土壤进行取样检测,相关检测结果将在近期公布。

调查中记者发现,罗平锌电不仅在贴片电容环境整改问题上做表面文章,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在企业信息公开问题上也存在刻意隐瞒的问题,对企业存在的环境问题选择性披露,误导了广大投资者。

在罗平锌电2016年年报和2017年半年报上,记者发现在“是否属于环保部门公布的重点监控排污企业”这一栏,企业年报一直写的是“否”。然而记者查询了曲靖市环保局官方网页上公布的重点污染源基本信息,发现在2016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和2017年重点排污企业名单中,罗平锌电及其子公司的名称都赫然在目。罗平县环保局也表示,2016年和2017年都以复印件的形式告知了相关企业。

罗平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事务代表 赵静:当时我没有找到这个,问了一下公司负责环保的部门,他们也没有收到这个。

记者查阅了罗平锌电2016年和2017年的企业年报,发现提及环保的内容凤毛麟角,而且主要是介绍企业污染物处理成本提升,以及在资源综合利用方面存在优势等内容。而对于2016年该企业两家子公司存在环境违法行为被有关部门停产处罚,以及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求该企业对危险废物渣堆进行清理等情况,在报告上却找不到只言片语的描述,企业负责编写年报的管理人员表示,对督察整改一事不知情。

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喻永贤: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反映的问题,我是后面才知道的,差不多是今年这个过程中吧,2018年才知道。

对于企业在环保方面存在的问题,企业负责编写年报的工作人员和有关负责人,却一律声称不知情,因此没有写进年报公开披露,这显然令人难以信服。在生态环境部公布罗平锌电环境污染问题后,罗平锌电第一时间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和云南证监局的问询函,中国证监会认定该公司的信息披露行为涉嫌违反《证券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启动了对企业的立案调查。受上述消息影响,罗平锌电7个交易日内累计跌电容公司幅超过7%,截至7月2日,市值蒸发达11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 竺效:这些企业,尤其是这些我们心目中的大企业、上市公司、都敢公然地违反环境法,我们应该探讨一种多元治理的方式,不仅仅是政府在末端通过环境法律责任的追究去迫使企业守法,更应该在前端有一种引导,更应该发挥市场的作用,尤其是资本市场的作用,比方说是信贷、保险、证券,给它施加一点压力,迫使它去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