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云南:监管失守、敷衍

 新闻资讯     |      2019-12-30 13:57

两年前,因媒体曝光了大理市凤仪镇多家采石场在没有取得采伐证的情况下擅自采石毁林,造成洱海传统水源地遭到破坏,周边生态环境受到污染的情况,云南省经调查确认情况属实,大理州、大理市对龙王庙箐矿区的5家采石采砂场实施关停整治,同时举一反三,关停凤仪镇范围内其他11家采石采砂场,并进行生态修复。

6月14日,经济日报记者随环保督察人员顺着蜿蜒山路驱车前往大理市凤仪镇,这里属于洱海的径流电容公司区。督察人员的不期而至,大理市瑞泽建材厂凤翥页岩矿马上停掉了机器,砖窑的火还没有熄灭,空气中二氧化硫的气味尚未散去,而落款时间为6月14日的封条竟也极为神速地贴上了。

“一张封条能盖住什么呢?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组长朱小丹严肃地说。

我们在现场看到,处于一个巨大山体滑坡底部的瑞泽建材厂及配套的凤翥页岩矿,山上绿色的植被仿佛被拦腰截断,下面是相当于几个足球场大的裸露山土,上下颜色分明。在现场核查中,督察人员认定瑞泽建材厂配套的凤翥页岩矿开挖迹象明显,矿区未进行生态修复,涉嫌违反大理市停产通知要求私自开采页岩矿。

两年来,瑞泽建材厂及配套凤翥页岩矿上演着一场“拉锯战”。其在2016年8月23日建成投产后第六天,被凤仪镇政府要求停止矿山开采及生产活动。2016年10月9日,大理市森林公安局对该企业擅自改变4.51亩林地用途的违法行为予以行政处罚,责令其于2016年12月30日前对占用林地恢复原状,并处罚款。而在2017年2月该厂向凤仪镇政府提出申请,并于当年4月在相关部门默许下以来料加工方式恢复了生产。阅读全文

泡豆、磨豆、滤浆、煮浆、点制、模包、成型,在云南石屏县,这几道工序在豆腐作坊、生产车间里会不断上演。石屏用井水点制豆腐的历史已有上千年,是出了名的“豆腐之乡”。然而,伴随豆制品加工业的发展,企业的污水排放问题成为当地环境突出的短板。特别是石屏环异龙湖沿岸,污染排放直接威胁到这颗“高原明珠”。

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杂乱的土地。按照规划,这里是石屏县鲜豆腐园区所在地,根据建设时序要求,园区应该在今年建成。6月15日,经济日报记者随督察人员到现场检查时看到的只有几面示意展板。循着展板标出的位置,应建污水处理厂的地块刚刚清理过,除了几条车辙之外没有更多模样。原本要在8月底建成的项目还停留在图纸上,甚至还没开始招标。

在督察人员看来,污水处理厂作为园区的先导项目,它一天建不起来,原来的企业就还在照常排放。从土建到设备进场,联合调试,特别是涉及豆制品生产的污水处理调试,以及环保检查,通过这么多的环节,绝不可能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完成。

记者随环保督察人员在开展“回头看”现场检查中发现,念“拖字诀”应对环保整改的并非个例。

6月16日,当经济日报记者随着督察人员沿着崎岖山路赶到个旧北部选矿园区建设工地时,就连现场施工负责人都不相信,这里能在9月底前完成入园民营企业厂房建设并投产。空旷的山坳里,正在平整地块的几辆车辆显得很渺小。

早在2012年4月,云南省政府在红河州召开专题会议,明确要求加快建设个旧市重金属污染治理五大工程,其中包括建设选矿园区以及恢复花坟尾矿库等,但一直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将其作为整改问题提出要求。

对此,个旧上报的整改措施包括成立选矿示范园区工程项目推进领导小组和问责领导小组,全面调查项目审批、核准和建设有关情况,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同时制定整改方案,明确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按期完成工程项目建设任务。阅读全文

云南个旧沙甸永和冶炼厂位于该市沙甸片区,这里曾经是大量冶炼企业的聚集地。该厂是当天为数不多正在开工的企业。冶炼厂内鼓风炉的热浪卷着机器轰鸣充斥着整个厂房,厂房里煤块与废渣这儿一堆、那儿一堆随意地摊在地上,工人们正把冶炼出的铅块码在一侧。熏黑的厂房旁,簇新的脱硫环保设施更是引人注目。

在个旧沙甸永和冶炼厂的在线监测室里,红河瑞雪环保科技公司技术员杨光本不停地擦着汗。6月16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的督察人员正坐在他的电脑前调阅监测数据。“二氧化硫指标波动正常吗?”督察组要求他把近一个月的监测数据打印出来比对。杨光本先是建议检测一下设备,鼓捣了半天却说“打印不出来了”。

而在位于个旧鸡街镇的滨涛有色金属冶炼厂,杨光本面对督察人员,再次陷入窘境:作为负责该厂污染源在线监测设备运维的第三方公司,红河瑞雪负责运维的设备显示,近一个月以来二氧化硫等指标严重超标。但超标数据在系统中并没有发出任何预警,企业没有因此采取措施,当地政府没有任何反应,监管部门没做任何处置……

“在线监控‘打瞌睡’、成了摆设,摆花架子有什么用?”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严肃地对当地政府官员说,落实环境责任要层层传递压力,绝不能层层失守。阅读全文

在云南曲靖罗平县,正在清运的废渣堆场让人触目惊心——大量含铅废渣并未得到安全处置,由于防渗膜破损,含铅废水渗漏污染着地下水。附近另一渣库,钙渣随意堆存,在雨水冲刷下,含有铅、锌、镉等有害物质的污染物肆意流淌,被污染的厂区土地寸草不生……更让人揪心的是,这里地处珠江上游,重金属污染严重威胁着珠江水环境的安全。

根据督察反馈意见,曲靖市委、市政府被云南省委、省政府责令做出书面检查。2016年12月份,曲靖市制定了整改方案,明确提出,“2018年底前完成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10万吨含铅废渣无害化处理”。2018年3月,针对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整改工作缓慢东莞电容问题,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又向云南省通报了有关情况。

然而,当经济日报记者随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人员抵达现场时发现,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变本加厉。

据了解,第一轮环保督察意见反馈后,罗平锌电公司根据曲靖市督察整改方案,制定了10万吨含铅废渣处置方案,但是,对于自身存在的其他环境问题只字未提。而该公司实际含铅废渣数量远超10万吨,根据2018年3月下旬其自测的情况,实际堆存量达22万吨,截至目前,仍有近10万吨含铅废渣尚未安全处置。

更为严峻的是,与原堆场临近的另一渣库内还有大量含铅、锌、镉等有毒有害物质的危险废物钙渣(脱硫石膏渣)堆存,没有管理台账,数量不详,据督察人员估测应在10万吨以上。受雨水冲刷,钙渣与雨水形成的混合物质四处流淌,现场一片狼藉。

究竟什么原因让这家上市公司敢于擅自选择性整改,甚至敷衍整改?这与地方政府工作不力不无关系。云南省中央环保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将国家督察办公室关于督察整改工作存在问题的通报转发到曲靖市后,对于该公司整改工作存在的问题,曲靖市既未挂牌督办,也未跟踪问效。

经济日报记者随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云南之行告一段落,但经济日报仍将持续关注云南环保的整改举措落实情况,期待这片美丽的土地不再受到污染。